北京国安戏耍欧冠霸主?26年前一句口号标记了这座传奇球场

在国家队层面,工体见证过中国男足击败欧洲豪门的高光,也陪伴了2004年国足屈居亚洲杯亚军的遗憾。而俱乐部领域,北京国安在中超联赛的封王,面对世界豪门的拼搏,以及无以计数的经典对局,都让这座球场在中国足球的历史长河中留下光辉印迹,注入着一座城市的心跳回忆。

但在这个特别的夏天,由于方方面面的统筹安排,即将启动改造复建工作的工人体育场,要与北京中赫国安和中国足球暂时告别了。

8月10日,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在社交媒体发出纪念视频,与长相厮守的工人体育场动情作别:“之于主队,主场就是家。从1996年4月21日到2019年12月1日,工体一直是我们的家。我们在这里齐声呐喊、共同欢庆,我们也曾在这里流过眼泪、送别过家人。但不管结果如何,每个比赛那些在一瞬间创造的数万个关于家的记忆,永远不会消散。因为有家,我们无问姓名相拥而泣。一生国安,永远工体。等你回来工体,期待回家国安!”

至此,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,去年年末的收官之战,都会是御林军与工人体育场的最后交集了。

2019年12月1日,上赛季中超最后一轮,北京中赫国安以3比2逆转山东鲁能泰山,张玉宁、奥古斯托和王子铭,打入了这一年御林军的最后三个进球。

作为中超联赛最火爆的主场之一,工人体育场的场均上座一直中国足坛名列前茅的存在:2019赛季,工体场均41801人,中超第二名;2018赛季,场均41743人,中超第二名;2017赛季,场均34684人,中超第二名;2016赛季,场均38114人,中超第三名;2015赛季,场均40997人,中超第二名

说起来,工人体育场之于北京和中国足球的历史,绝不止有甲A、中超、亚冠和足协杯的记忆。在遥远的1990年代,这句远近闻名的球场口号,甚至成为过中国足坛的时代记忆——工体不败。中国球队与欧洲豪门的正面对决,便是由此开始。

26年前的夏天,由于适逢美国世界杯,刚捧起欧冠奖杯的AC米兰只能以残阵开启罕见的东亚之旅,包括巴雷西、科斯塔库塔、马尔蒂尼、塔索蒂、多纳多尼、阿尔贝蒂尼和马萨罗都没有随队出征。到达北京之前,AC米兰已经在4天内进行了两场比赛:6月11日,深圳,3比2达伽马;6月14日,沈阳,4比1辽宁。

1994年6月16日晚,工人体育场座无虚席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cyanchun.com/,中超北京中赫国安在那个还流行从看台上扔下纸带的年代,京城球迷用时刻不曾停歇的喇叭声等待着比赛的开始。前国安球员曹限东回忆说:“能与这样的豪门同场竞技是不可想象的,我们心理上还是有些犯怵”。而在前国安球员邓乐军的记忆中,“赛前米兰球员就没怎么好好热身,他们聊聊天,看看球场,可能感觉中国这球场挺大,球迷挺多啊。”随着主裁判王学智一声哨响,这场“中意足球挑战赛”拉开帷幕,在没有顶棚的客队替补席上,一身运动装打扮的卡佩罗神情冷峻。

面对身体和心理状态都不在最佳的“米兰二队”,由唐鹏举挂帅的“御林军”在比赛伊始就祭出了全场紧逼,是役首发的周宁曾经对外透露:“我们就是围着人踢,不是围着球踢。等到他们急躁了,我们再打出自己的东西,发挥两个边路的快速下底。”

随着萨维切维奇与栾贻军、石磊发出肢体冲突,AC米兰球员的焦躁显露无遗。国安的凶狠逼抢给客队造成了很烦。身为当场比赛先拔头筹的进球者,谢峰对整个破门过程记忆犹新,在此前接受采访时,他甚至对李红军在主罚任意球时做出的假动作都如数家珍。

上半场第14分钟,李红军开出前场任意球,高峰在与罗伦齐尼的对抗中不落下风,在后者的贴身铲抢下,前者奋力将球传到禁区内,拍马赶到的谢峰迎球冲顶,皮球击中立柱后弹到门将伊埃尔波的脚上滚入球门。

先丢一球后,卡佩罗很快做出调整,仅仅25分钟,他就用掉了第一个换人名额。意大利人的改变立竿见影。3分钟后,由于谢峰的后场犯规,AC米兰得到了前场左侧的任意球,刚刚上场的斯特罗帕亲自操刀,埋伏于禁区内的帕努奇轻轻一蹭,皮球越过了门线,双方以平局结束了半场较量。

或许是中场休息阻断了AC米兰的气势,下半场伊始,利用一次出其不意的战术角球,周宁突入禁区被巴尔迪艾里绊倒,王学智果断判罚点球。

事后谢峰回忆道:“按照赛前的安排,我应该是第一点球手,但后来一想,还是让高峰罚了。”凭借高峰的一蹴而就,国安再次超出比分,随着时间的流逝,卡佩罗在场边也显得愈发焦急:下半场进行到中段时,由于一次换人填表出现错误,他还向本队工作人员大发雷霆

最终,北京国安将胜利保持到了终场,也就是从那时开始,“工体不败”的名号开始见诸报端。由工人体育场与中国足球催生的羁绊,融入了一座城市的脉搏。

Leave a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